決策疲勞 (Decision Fatigue)

決策疲勞 (Decision Fatigue)

什麼是決策疲勞

腦的重量雖然只占人體重量的2%左右,但大腦消耗的能量卻占全身消耗能量的20%。我們每做一個決定,大腦總能量就會減少,就像一塊肌肉,同所有肌肉一樣,勞累會降低它的效率。壓力和緊張情緒更是會加倍消耗精力一個人做的決定越多,損失的意志力、自律和自控力也就越多。在決策疲勞期大腦會停止全面的關注,轉而進入「省電模式」開始尋找捷徑、尋求即刻的回報。

而所謂的捷徑包括:選擇最簡單的選項、維持現狀、避免做取捨、或是選擇爆走。

Source: Tech Trello

決策疲勞的例子

根據美國史丹佛大學和以色列本古里安大學兩位教授的研究,他們分析了超過一千筆判決結果,統計發現:審判發生時的時間,與審判結果有很強烈的關係,要是犯人在早上開庭不久之後接受審判,他有將近70%的機會得到假釋;如果是下午時段,機會則降到只有10%。為什麼呢 ?因為「做一個公正的判決」是一件很費腦力的事。一早開庭法官精神狀態比較好,可以考慮得比較完善;但,聽審時間持續,法官很容易會陷入「決策疲勞」的狀態,他思考的速度會越來越慢,考慮的範圍變窄,也會越來越不耐煩。法官如果對一個案子的感覺不好,那基本上,會傾向先說NO (選擇最簡單的選項、維持現狀、避免做取捨),雖然法官仍相信自己公正審判,但其實已經產生了偏見而不自覺。

超級市場都在結帳區的地方常常放著零嘴、糖果,服飾店也放著飾品、襪子,其中很大的原因是當顧客逛完了整間商店,做了這麼多選擇之後,意志力已經打折扣,這時候,你看到零食或價錢不高的商品往往因為大腦已經開始覺得疲勞,而更難以抗拒。

如果你是行銷經理,提供選擇給顧客固然是給他們有選擇自主權,但是當選擇太多或太過複雜的時候會導致顧客陷入選擇疲勞,好的情況也許像上面超級市場、服飾店結帳區的零嘴糖果、飾品、襪子的例子,壞的狀況可能就導致本來的顧客因為選擇疲勞直接放棄走人。麥當勞的套餐直接簡化顧客的選擇,從「我需要薯條嗎?」、「我需要飲料嗎」到進一步還要選擇大小、考量最後的價錢,轉為直接給一個預設小杯的可樂。

設定產品的一個預設值幫助消費者降低決策疲勞,同時產生定錨效應(anchor effect) – 即使消費者想要改變設定,也已經受到預設值的潛在影響。

另外的例子還包括電腦跟汽車的選購,消費者面對單價比較高、選項比較多的商品,產生選擇疲勞的情況往往更來得更多。產品規劃經理應該從消費的的品牌偏好、偏好取向選擇適當的產品預設值,並提供必要且少量的選擇,對於特殊取向或有強烈偏好的消費者,透過「客製化」符合他們的需求。

降低疲勞的方法

休息

前額葉皮質層是大腦中負責邏輯思維和自控能力的部份,休息可以令其放鬆。當大腦皮質層進入休眠狀態時,潛意識仍在思考某個想法或問題。正因如此,人們在休息片刻後重新回到項目中,會出現靈光乍現的瞬間。 

睡覺是恢復大腦血液循環的有效方法。即使是花五分鐘打個瞌睡,也能讓「決策肌肉」恢復活力。 

攝取能量

日常生活中人們光是思考就會消耗約320大卡的熱量,不像身體的其他部位,大腦只靠葡萄糖進行運轉,而艱澀的認知性活動便會比簡單的活動需要更多葡萄糖 1但如果想透過多動腦減肥可能會失望,因為腦部活動的變化和在解決極度耗費腦力的問題時所消耗的能量非常有限。跟原本大腦的整體活動可能僅有5%的變化。

葡萄糖是大腦的「燃料」。身體將攝入的食物轉化為葡萄糖,為大腦提供能量。吃一個蘋果可以補充葡萄糖,大腦能量也會恢復一部份。但不要選擇含糖零食,因為它們會導致體內葡萄糖「大起大落」,讓人感覺特別糟糕。 

批次工作

許多研究顯示,在不同任務之間來回切換,或同時處理多項任務,會消耗更多精力,因為大腦需要時間「切換狀態」跟「重設」。在特定時間批量處理類似任務,可以降低這一影響。例如,安排一個小時查看和回覆電子郵件。完成這項工作之前,不處理其他事情。 

所謂的番茄鐘工作法,即每工作15分鐘短暫休息5分鐘,每3~4個段落之後透過比較長時間的休息再切換工作內容也是利用相同的原理。

建立常規

據說 Steve Jobs 為避免決策疲勞發明了所謂的「開發人員制服」,即他常穿的黑色高領衫。問問自己:生活中的哪些決策經得起審查?也就是說,您能透過哪些方式及在哪些方面減少不必要的日常決策 – 例如,每日同樣的早餐、上班日午餐的固定選項跟固定幾套服裝。

  • 1
    但如果想透過多動腦減肥可能會失望,因為腦部活動的變化和在解決極度耗費腦力的問題時所消耗的能量非常有限。跟原本大腦的整體活動可能僅有5%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