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 序曲:挪威的森林

想要出國流浪已經想了快一年的時間。

去年夏天原打算去一趟捷克跟匈牙利,正當行程差不多OK準備下班之後去旅行社付錢的當天,出了一場不小的車禍,送急診、開了刀、上了鋼架、住了院,行程也泡湯了。

在下一次開刀的中間,因為生活中的許多事,這種流浪的欲望又從心裡升了起來,在二月的某一天早上,聽到Brahms的Quintet for Clarinet and String Quartet in B minor op115的第二樂章,彷彿看到德國南部森林裡房子的陣陣炊煙,所以一鼓作氣不管如何都要排出一段德國南部的旅程,而且等不及九月底的慕尼黑啤酒節、等不及七月開 始的旺季,而是ASAP。

一點點衝動跟沒辦法後悔的money pay,旅程因此有了譜。

其實這次的旅程開始地一點都不平靜。 前兩天才因為趕公司的結案報告,帶著火氣加班到晚上10點半;前一天晚上回新竹實驗室開會,回到家裡已經是晚上11點;整理、檢查東西到一早1點半才睡。睡不到四小時又起床準備出發了。 更糟糕的是,一早預定6點來接我們的機場接送遲了30分鐘才到,,不過幸好沒有因此誤事。在中正機場還湊巧地在機場遇到公司別的部門主管,她正要到大陸出差。

班機才起飛不久,空服員就送上點心、飲料以及很難說好吃的豬肉飯(最後從曼谷到慕尼黑的班機上,這場惡夢又重複了兩次……),雖然還有本國籍的空姐,不過飛機上播放的泰國音樂跟帶著泰文的電視節目,還是讓人覺得:「阿,畢竟不是華航!」的感覺。

飛了大概3小時40分鐘,在泰國當地11:50落地,落地時還發現蠻令人訝異的景象:跑道旁還有座小小的高爾夫球場 – 跟起降的飛機跑到相差不到20公尺,小白球不會不長眼飛過來嗎?

在曼谷機場只能推著行李車閒晃,到處都是穿著T-Shirt或接近泳裝的度假西方人,這種景象在台灣大概只有在墾丁看得到。當地下午1:30分又再度出發,坐Star Alliance的747 400,登機時發現整排都是金髮碧眼、說著德語的德國佬,心裡開始有種「果然是去歐洲」的感覺。

如同前面所說的,一上機不久就送上米果、然後是飲料1,接下來是海鮮飯,然後是飲料2跟飲料3,我們很勉強地吃完了它;在下一回合奇怪的牛排大戰中,我很快就放棄了。 飛了兩個小時已經開始覺得疲倦,三小時已經開始坐不住,四小時之後已經開始發瘋了。泰航的小姐在起飛不到兩個小時就把燈關了,然後喝水幹嘛的都得自己去找他們要,不知道這是航空公司的關係(其他航空公司會這樣嗎?)還是因為是窮人的經濟艙。

 一路上簡直坐到瀕臨發瘋的邊緣,其他德國佬情形也不會比我們好,在走道上來回踱步或橫躺在最後面僅存的幾個空位上,但就是看不見空姐;途中唯一的驚奇是突然發現機下的白雲不見了,取代的是綿延不斷的積雪高原,那是阿富汗境內的高原,從35000英尺往下望,非常壯觀。

不過……天阿,還有6個小時……。

最後歷經千辛萬苦,10個半小時之後終於降落慕尼黑機場。下降前發現地面被夕陽照成一片橘紅色(下機之後才發現原來是白雪),蜿蜒的道路上有開著車燈的車子行走 ,感覺非常夢幻而不真實。

慕尼黑機場相當漂亮,簡潔的結構性主義建築,在晚上的燈光看起來相當壯觀,降落時的心情就像村上春樹在「挪威的森林」開始的形容一樣 ,所見的一切也像是Beatles”Norwagan Wood”這首歌。 出機場往S的標誌走,在月台上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買票,最後靠看起來我想是站長幫忙買票跟卡住即將關上的車門才得以拖著行李上車,非常狼狽。 在S-Bahn往機場途中在鐵道旁看到積雪,心理嚇了一大跳,也有點慌,因為事先沒有預料三月底德國會下雪……。

到了中央車站一時找不到想要投宿的旅館,到此時心理down到谷底,開始認真考慮是否隔日就摸摸鼻子回台灣去了。後來還是找到了一家在Lonely Planet上的hostel,check in時還遇到一個台灣學生,跟我說前兩天下了雪,只可惜身軀疲憊,沒有力氣詳談,早早上床,快快睡覺。

Guten Nacht!在德國異鄉的第一個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