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貧富差距

台灣貧富差距

依據行政院主計總處公布《2019年家庭收支調查報告》,2019年每戶吉尼係數為0.339,低於「0.4」的國際警戒線。但需要關注的是,相較於2018年吉尼係數0.338也繼續擴大。進一步檢視國內貧富差距,據統計,最高20%與最低20%差距倍數為6.10倍,相較2018年的6.09倍再擴大,更創下7年以來最大差距。

貧富差距: 縮小還是擴大?

在《2019年度綜合所得稅申報初步核定統計專冊》,根據綜所稅加計分開計稅股利所得、分20等分來看,最低5%的平均所得僅3.9萬元;但最高的5%平均所得為507.8萬元,相差倍數突破130倍,來到130.2倍,差距再度擴大。

2019年貧富擴大不再是統計上幾等分的問題

國際間衡量所得分配時,多以吉尼係數作為衡量全體家庭間所得不均程度指標,或以所得占比表達各分位組之分配情形。另為瞭解高、低所得組家庭的差距情形,再輔以五等分位差距倍數來觀察,但指標的缺點是忽略中間60%家庭資訊。吉尼係數為測量洛倫滋曲線(Lorenz Curve)與完全均等直線間所包含之面積對完全均等直線以下整個三角形面積之比率,此項係數愈大,表示所得分配不均等的程度愈高。其中洛倫滋曲線係以橫座標為數量累積百分比,縱座標為所得累積百分比,將實際所得資料以此對應描繪出之曲線,若所得分配為完全均等時(如10%家庭擁有10%所得,80%家庭擁有80%所得,亦即每一戶的所得均相同),其為一條45∘角直線。

財政部資料顯示,2019年以20分位數來看,加計分開計稅股利所得,最高5%的平均所得為507.8萬元;反觀最低5%平均所得僅3.9萬元。

以10分位來看,最高10%的平均所得為367.4萬元、最低10%平均所得9.5萬元,差距倍數也有38倍。

以5分位來看,最高20%的平均所得為263.6萬元,與最低20%的18.9萬元,也有13.9倍差距。

最富與最窮5%的差距破百倍不回頭

近年來,20分位中最高5%與最低5%的差距倍數愈發擴大,從2014年首度破百倍後,就一去不回頭,皆在百倍左右浮動。直到2017年達111倍時,差距倍數再度擴大,2018年達到122倍、2019年再度擴大逾130倍。

最高20%與最低20%差距倍數為6.10倍,相較2018年的6.09倍再擴大,更創下7年以來最大差距。

低收入族群連續12年負儲蓄

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12040/5548211

最低收入族群,有社會福利等救助支撐。然而,他們無法「脫貧」的關鍵有二:

一來,是因為最低收入者的薪資收入20年來衰退近四成,比起中層階級成長5%、最高收入者成長10%,光薪資收入就不如人。二來,最高收入者「高成長、低波動」的祕密,來自於非勞動收入。勞動所得永遠追不上非勞動所得,是收入不均的主因。

最有錢的1%佔了全國11%所得

以2017年為例,最有錢千分之一的人持有全體9.80%總財產,持有23.22%股票、9.49%的土地,以及2.18%房屋則有2.18%,且各項比例都是逐年提高,顯示財富不均現象逐年嚴重。

https://www.cw.com.tw/article/5100534

越有錢,越會錢滾錢

以2017年為例,愈窮的人財富大部分是薪資,但有錢的人則是資本所得(capital income)占比愈高,財富前20%的人薪資所得占74.97%、資本所得只占18.39%,但如果是財富前1%的人,薪資所得只占51.54%、資本所得卻高達38.65%。若是財富屬於前0.1%者,薪資所得占比下降為29.57%,資本所得再提高為64.26%。

如果再將土地交易所得納入,將股利所得與土地增值所得分出來為資本收益(capital gain),則財富前20%者的薪資所得為66.99%、資本所得10.27%、資本收益為16.64%;但是如果是財富前1%的人,薪資所得占30.40%、資本所得占28.18%、資本收益高達34.17%。

最高收入者「高成長、低波動」的祕密,來自於非勞動收入。勞動所得永遠追不上非勞動所得,是收入不均的主因。

富人收入主要來自土地交易

中研院院士朱敬一在2020年10月「全球財富與所得分配不均」研討會指出,台灣有個現象相當特殊,華人社會對房地產除了自住,也會做為投資置產工具,房地產成為重要的不公平來源。

引用財資中心資料指出,2017年台灣最有錢的1%家庭,享有全台灣總所得11.29%,而且長期而言,趨勢走升。朱敬一進一步點出,有錢人所得主要來的股利、土地增值,尤其房地產買賣頻率高、獲利豐,相較之下,普通人可能數年、數十年才會有一次房地產交易,造成房地產買賣成為重要的不公平來源。以2017年為例,全國平均只有1.76%的人有進行土地交易,但是若是財富前1%的人,進行交易所得比例平均為11.26%,如果是財富前萬分之一的人,進行土地交易比例平均高達39.67%,也就是超過3分之2的有錢人都有土地交易。

在2017年有土地交易的人,每人平均所得是195萬。但是財富佔前1%的人,平均土地交易所得為1023.7萬;財富前萬分之一的人,平均土地交易所得6394.8萬,土地利得近乎暴利。同時最有錢人與中位數人在房地產的年獲利差近2%,朱敬一推測,當中可能有政商關係、資訊來源廣泛等因素,使得投資報酬率更好,導向「富者越富」的局面。

每經歷一次重大災難,貧富差距就擴大

導致貧富差距拉大還有另一原因,每次受外在環境衝擊,每當經濟衰退,失業人數瞬間大增,收入差距就會快速拉大,是收入不均的大敵人,得花10年才能降回原狀。以網路泡沫前兩年的1998年作為基準,看20多年來的收入成長,會發現每當經濟災難來臨,最低收入階層的收入總是掉得最大,回復速度又最慢。經過兩次重大打擊後,直到2014年,最低收入者才終於回到網路泡沫前的水準。

中間60%收入者的狀況,則經常在吉尼係數及收入倍數衡量中被忽視。他們雖然不像最低收入者面臨巨大衝擊,但在災難中仍然無法免疫。最不可思議的是,最高收入階層,收入成長卻相當穩定。不但災難時「抗波動」,在承平時間也「高成長」。

https://www.cw.com.tw/article/5100534

薪資收入減少

最低收入者的薪資收入20年來衰退近四成,對照中層階級成長5%、最高收入者成長10%,光薪資收入就不如人。

政府擴張性政策助長所得差異擴大

加上政府投入紓困及擴張性政策,資金氾濫使得股票市場受炒作不斷上漲,有能力玩金錢遊戲的人持續增加財富。最高收入者「高成長、低波動」的祕密,來自於非勞動收入。勞動所得永遠追不上非勞動所得,是收入不均的主因。

台灣房價指數在2014年創下歷史最高點297.78後開始下滑,從2016年開始隨著通膨市場資金寬鬆銀行低利率中穩定回升。

https://www.macromicro.me/collections/15/tw-housing-relative/124/tw-housing-price-sinyi
近廿年的房地產市場價格趨勢,僅有SARS(2004年第2季)、金融海嘯(2009年第3季)及房地合一稅實施(2016年第1季)三個時期的價格下跌,而且是跌後一季,即呈現V型反彈。

更長遠看,沒有積蓄的人更沒有閒錢投資理財,對於下一代更是無法提供好的學習環境。以這次全國改採線上教課來看,偏鄉家庭是不是有電腦、網路覆蓋率都是問題,而父母忙於賺錢,孩子自己在家也缺乏協助,在學習成效上多少受影響。